奥斯卡奖向印第安演员送去迟来的道歉

成立不久的奥斯卡博物馆将于9月17日为美国演员、印第安人社会活动家纱馨·小羽毛(Sacheen Littlefeather)举办一场特别致敬活动,意在为她五十年来所受到的歧视、打压、不公正式道歉。

时间回溯到1973年3月27日在洛杉矶音乐中心举办的第4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最佳男主角奖由马龙·白兰度凭借《教父》夺得,但演员罗杰·摩尔和丽芙·乌曼宣布结果后,大家发现白兰度根本就不在典礼现场,反而是一名穿着印第安人传统服饰的年轻姑娘施施然走上舞台。她说自己是受白兰度的委派,专门来此拒绝领取这一奖项,然后还要代他宣读一份早已拟好的长达700多字的声明。不过,在颁奖典礼制作人的要求下,她仅获得60秒钟发言时间,于是只能大致按着白兰度想要表达的内容,自行临场发挥一下。

“各位好,我的名字是纱馨·小羽毛。我是阿帕奇族,是美国原住民良好形象委员会的主席。今晚我是马龙·白兰度的代表,按他要求来此转达他这份篇幅很长的声明,但因为时间问题,恐怕我无法为各位完整念出了,只能稍后再与媒体分享。很遗憾,他无法接受你们颁发给他的这一重要奖项,原因就在于美国印第安人今时今日仍在电影行业受到的各种对待……(会场内既有嘘声也有掌声响起,打断了她的发言)在于电视里放的那些旧电影,还有最近在伤膝镇上发生的那些事情(注:1973年2月27日,数百名美国印第安人运动组织的成员占领了位于南达科塔州的伤膝镇,在这个1890年年底曾发生过美国骑兵团大肆屠杀印第安人原住民的恐怖事件的标志性地点,与当地警察部队及联邦调查局特工展开对峙),希望我今次的做法没有扫了各位的雅兴,希望未来某一天,爱和善意能让我们心灵相会,达成共识。我谨代表马龙·白兰度感谢大家。”

在嘹亮的掌声中,她走入后台,目睹了不少人朝她做出侮辱性的手势。而且以西部片闻名的演员约翰·韦恩也早已在那儿跃跃欲试,靠着多名安保人员的压制,两人才未发生正面冲突。在媒体面前,她全文朗读了白兰度的八页发言稿,《》等媒体也在颁奖礼第二天予以全文转载。

紧接着最佳男演员奖后颁发的是最佳女演员奖,颁奖嘉宾是演员吉恩·哈克曼和拉蔻儿·薇芝,后者特意调侃说:“希望最佳女演员的获奖人没有什么宣言要发表。”再然后就是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上台颁发最佳影片奖,他也开玩笑说,自己颁发这个奖项,“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代表所有这些年来死在约翰·福特导演那些西部片里的牛仔”。

马龙·白兰度的做法,在当时并未能获得圈内同仁和奥斯卡方面的一致支持,学院专门为此商讨对策,决定今后再也不允许代领奖项的情况出现。至于小羽毛,虽然这次曝光让她成了全球人民(那一届奥斯卡,历史上第一次进行全球直播,收视观众有8500万人)都认识的名人,但也遭到大量恶意的中伤诋毁;甚至有人编造谎言,说她不是印第安人,是白兰度花钱雇来的演员。

颁奖典礼过后差不多一个月,伤膝镇对峙事件终告结束,警方有两人受伤,印第安人这边则是两死十四伤,另外还有一人下落不明。全美国的印第安人与政府当局之间的矛盾对立情绪愈发激烈,在此背景下,小羽毛也成了白人至上主义者和那些所谓“爱国者”的攻击对象,据说联邦调查局还专门关照好莱坞各家公司,绝对不允许找她拍戏、代言。

今年6月,即将卸任的奥斯卡主席大卫·鲁宾专门致函小羽毛,向其表达迟来的歉意。“你因当年这一声明而遭受不公对待,这些年来所承受的压力和失去的工作机会,再怎么做都无法完全补偿。长期以来,大家都忽视了你当时所展现出的惊人勇气,希望你能接受我们最深切的歉意和最诚挚的钦佩之情。”

同时,奥斯卡方面还邀请小羽毛为他们开放不久的博物馆录制一档播客节目,参与他们的奥斯卡口述史活动,还计划在9月17日专门在奥斯卡博物馆为她举办一次致敬活动。“对我来说,奥斯卡能够当面向我道歉,这是梦想成真,我们印第安人是非常非常有耐心的民族——这不也才五十年嘛!”小羽毛在声明稿中如此表示,“保持幽默感,这对于我们来说始终都很重要,因为这就是我们印第安人的生存之道。”

1946年出生的她,如今也已是75岁高龄。她本名玛丽·露易丝·克鲁兹(Marie Louise Cruz),母亲是白人血统,父亲则是阿帕奇族印第安人。年轻时,她有志于模特和表演事业,给自己起了纱馨·小羽毛的艺名,拍了一些电视广告,也参加了不少社会活动。经科波拉导演的介绍,她在1972年认识了马龙·白兰度,人生际遇就此彻底改变。

颁奖典礼当日,白兰度将她请来家中,告诉她自己的这项重大决定,将才刚打好的八页讲稿交到她手里,然后拜托自己的私人秘书送她前往会场。1973年之后,她一边在校学习表演,一边参与各种印第安人权益活动,却始终很难获得好莱坞垂青,正式参与过的影视作品屈指可数,后来只能去养老院工作以维持生计。

近年来,纱馨·小羽毛的身体状况不甚理想,结肠癌、乳腺癌和肺癌都曾找上过她,自己也知道恐怕已时日无多,因此奥斯卡迟来的道歉,对她个人而言,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