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保罗:坚持素食对我身体的帮助很大 休赛期不像以往那样痛

太阳的首发控卫克里斯-保罗接受了GQ杂志的专访,他在采访中谈到了饮食习惯的改变,以及营养成分的摄入在休赛期的重要性。职业生涯早期的保罗,还没成为大师级别控卫的他,赛前吃一吃汉堡和薯条很正常。而如今37岁的他即将开启征战NBA的第18个赛季,他吃的东西更加健康了,自2019年开始的饮食便以素食为主。这位未来的名人堂成员做出这个决定最初主要是基于提升球场表现的考虑,没想到身体改变得很快,便一直坚持下来了。

素食不仅帮助保罗在之后的赛季提高了数据和效率,而且过往赛季常规赛一直困扰他的炎症和身体疼痛也好多了。本赛季保罗成为了历史上单赛季助攻王里年龄第二大的,“圣保罗”的传奇还并未结束。保罗在接受GQ的采访时,还谈到了休赛期的训练方式,最新的投资内容,以及素食主义的益处和牺牲。

保罗:如果你和我一样投入比赛,根本就不可能忘掉篮球场上的事。职业生涯不同阶段情况不同,新秀时期的我,赛季刚打完就会立马回到家乡投入训练,几乎没有休赛期的概念。现在的我,更多的是调养身体,我不知道举重训练算不算休息。我现在的训练内容不再以球场上的比赛为主,投篮和脚步移动之类的,更多的是拉伸训练。印象中,我就没有完全休息过一周的时间。

保罗:最大的变化就是饮食,听起来很疯狂,但事实就是如此。休赛期没有那么多有氧运动,就必须更加注意饮食习惯。时间管理也很重要,我需要为妻子和孩子腾出时间,和他们在一起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和家人一起保持健康意义很大,昨天早上我和妻子先一起将女儿送到了维克森林大学的足球训练营,然后我们俩一起去健身房锻炼。这样既能陪妻子,也不耽误我训练。

保罗:当然,做出这个决定最初主要是基于提升球场表现的考虑,没想到身体改变得很快,便一直坚持下来了。前几年,我不会像现在这样出门陪孩子跑步或参加其他活动,因为我身体可能会痛。而现在身体状态越来越好,对改善我的生活方式帮助也很大。

保罗:那肯定是炸鸡和烤肉了,我的家乡在北卡罗莱纳州的温斯顿沙兰,不过现在休赛期基本都是回妻子和孩子待的地方。如今每次开车经过Bojangles(美国一家地区性连锁快餐店,专门提供美国东南部的印第安风味炸鸡和酪乳饼干)都不敢多看一会,太疯狂了,哈哈哈哈。

保罗:当然,有素食饼干啊,肉桂和葡萄干饼干、巧克力饼干等等,类似这些的我都爱吃。

保罗:选择还是挺多的,薄煎饼我一直都吃。其实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的就是,素食煎饼和普通煎饼唯一的区别就是加不加鸡蛋。早餐我经常吃JustEgg(开发和销售传统生产的蛋制品和肉制品的植物替代品)的炒蔬菜,Beyond Meat(洛杉矶一家制造100%全植物成分的肉类替代品的制造商)的香肠馅饼,加上水果和维生素;午餐会吃沙拉、清炒时蔬和白米饭,喝一杯蛋白质饮料;晚餐我的厨师会根据第二天我需要的营养来准备,通常是各种豆类、谷物和蔬菜。开始坚持素食之后,最大的收获是让我发现原来素食也可以吃得这么丰富。

保罗:起床吃完早餐后去健身房,在投篮训练之前先唤醒身体状态。投篮训练结束后回到家,吃一顿轻食,再锻炼个两小时。锻炼完会去小憩个两小时左右,睡醒穿好衣服吃点赛前餐,就出发去球馆了。到了球馆做完拉伸,激活一下身体,基本就快到比赛时间了。

保罗:刚进联盟的时候,比赛前汉堡薯条和鸡翅随便吃。我那时候太年轻了,什么都不懂,甚至到了30岁都还在这么干。

保罗:还是很多的身体训练和拉伸,减少炎症对我帮助很大。素食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帮助,但是我会一直坚持的。能打那么多比赛,场均出场那么长时间,身体的感觉还不错,这已经是一种胜利了。

保罗:我一直致力于基层篮球事业,分享效力NBA这么多年里积累的知识。关于身体的很多事情,都要从脚说起。大部分球迷都不知道更衣室里的情况,也不知道球员的训练情况。球员们如果得到一双新鞋,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定制的鞋垫。不光年轻运动员要知道这些信息,大众消费者其实也有需求。

保罗:进联盟的第二年吧,那年我伤了脚踝并因此缺席了18场比赛。没记错也是这一年,还遭遇了脚部应力性骨折,通过手术植入了一颗螺丝钉。这件事为我敲响了警钟,直到现在我经历了那么多伤病后,偶尔还是会关注一下脚部的问题。常常比赛前都要特地检查一下鞋垫,贾马尔-克劳福德也投资了这家鞋垫公司。我们之前一起在快船打球的时候,他就会在赛前教练演讲的时候坐在地上,我注意到他一直在拉伸他的脚趾,确保脚部放松到位。以前我还会问他在干什么,现在我也常常这么做了。

我注意到你很多投资都集中在健康领域,你为什么会在这个领域投入这么多时间精力?

保罗:投资健康领域能让我分享知识,同时也能和一起工作的人学到更多,这是最让我感到兴奋的事情之一,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对健康了解到什么程度。钱可以买到很多东西,车子、房子、衣服、珠宝等等,但是买不到健康。想要获取更多关于健康的知识只有通过不断地与人沟通,学校里也不是能学到所有东西,而且很多知识在有色人种的社区里也没有教过。很幸运我在34岁的时候便接触到这些知识,目前仍然是一种学习的心态。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